追蹤
凱西媽的書評
關於部落格
歐巴桑三八書評
  • 484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阿萊克謝意與伊凡


 

 

 

 

 

 


發信人: taiso@Palmarama (夜讀五車書)
標  題: 阿萊克謝意與伊凡
發信站: 台大計中椰林風情站
轉信站: Palmarama (local)

終於看完了第三遍。可能因為是第三遍,年紀也又大了些,覺得對這本書(卡拉馬助夫兄弟們)了解得多了一點,也看到了一些以前沒注意的地方。可是還是有些地方不是很了解。

為什麼司米爾加可夫要殺死父親﹖的確伊凡的理論給了他鼓勵和理論根據(但在多大的程度上﹖),但是看了半天還是沒看懂,為什麼他要殺死父親,儘管他為了這件事設想得極為週到,但關於動機,是否是出於一個私生子對家庭、社會的怨恨,只靠審判時律師說的話恐怕是薄弱的。

而伊凡給司米爾加可夫的鼓勵,恐怕也是很少的,理論根據倒是真的有,雖然書中也沒有講得清楚,至少在一開始,阿萊沙碰到特米脫里後回家的餐會上,在阿萊沙抵達之前或之後,都很少看到伊凡對司米爾加可夫的影響;這個影響大部份是被司米爾加可夫說出來的,例如在伊凡動身往莫斯科的前一天,在庭院中的對話。司米爾加可夫被作者寫成從小就有這樣的性格:把貓弄死,不信神等等,還有在餐會上的對話,對於俘於韃靼的士兵的意見。

然後,司米爾加可夫為什麼要自殺﹖如果有如律師所說,是由於絕望(而不是由於懺悔),那麼他在絕望什麼﹖感覺上,杜斯妥也夫斯基對待他是有點不公平的,伊凡和特米脫里,甚至卡德鄰納.伊凡洛夫納,甚至格魯申卡,到書中最後,從特米脫里被捕前夜開始到最後,都先後地有某種覺悟,明白地說,某種向善心或信仰。但是司米爾加可夫卻沒有,是我沒看出來呢﹖還是杜斯妥也夫斯基真的不公平﹖如果格魯申卡的覺悟並不明顯,頂多就是明白確定了自己對特米脫里的愛,那麼就只有貴族得到這種救贖了——當然還包括從頭覺悟到尾的天使阿萊莎。而且,這個自殺的理由,如果只靠律師的口說出來,也是薄弱的;在自殺之前和伊凡的談話,也只能嗅到自殺的端倪,找不到動機,難道只為了讓伊凡將對他做出的揭發無人可證嗎﹖

可憐的伊凡,儘管一副聰明樣,對於事情的預見能力卻是很弱的,他不僅不能覺察司米爾加可夫將要自殺(當時他神智也已不清楚了),更沒有察覺到命案發生的可能性。如果說他有預知,也只是很模糊的預知罷了。阿萊沙沒有預知到,是因為他沒有把司米爾加可夫考慮進去,而他堅信特米脫里不會殺的。但伊凡卻認為有可能,不過是毒蛇互咬。然而,伊凡的無神論卻使得他不夠看重命案的可能,因而失去了預知的能力,只是在動身前夜感到無名的焦躁。這焦躁一方面來自他的高傲所致、對僕人或私生子司米爾加可夫的厭惡但又受其侮辱,一方面來自後者對命案的暗示,但又被他自己視為蠢話,或因為這不過是毒蛇互咬、而不去好好想想可能性。

可是,到了最後,作者卻讓伊凡自己覺得,自己是有預知到的,所以認為自己反而是主凶。即使伊凡有這個期望,但執行者仍是司米爾加可夫或特米脫里(在伊凡眼中)呀,但伊凡卻要苦惱到發瘋,這個邏輯....當然在信仰者的心裡,是可能的。(但司米爾加可夫為何要殺死費道爾.伯依洛維奇﹖難道只是為了執行伊凡潛藏而暴露的慾望﹖)關於伊凡的發瘋,好像也寫得不夠清楚,他在特米脫里被捕後重新出現,然後就很快地馬上變成瘋子,這個理由當然書中是有交代的,但在情節演變上似乎突然—如果我不是看第三次的話,恐怕會這麼覺得的。而最後伊凡和麗薩的事情也很突兀,或者是我沒看懂。

回到阿萊沙認為特米脫里不會殺人這件事,為什麼沒有出現同樣的理由、讓他認為司米爾加可夫也不會殺人﹖在書中,訴諸不會殺人的理由也是神祕的,例如上帝或已死去的母親會阻止;但這些理由為什麼在司米爾加可夫身上不會出現﹖這裡又有一個巧合:司米爾加可夫和他母親都不是貴族。當然杜斯妥也夫斯基即使對於社會主義等新思潮並不認同,但對於農奴、僕人、下市民等,還是有一定的同情,所以這樣的巧合應非作者有意的歧視。但書中還是沒有交代清楚,就因為阿萊沙和特米脫里比較要好、比較了解他的性格嗎﹖但是就他們兄弟見面與相處來說,阿萊沙似乎沒有理由說和特米脫里的親近要甚於和司米爾加可夫——根據大家都知道的傳言,他們的關係是一樣的,都是同父異母的兄弟。難道唯一的理由是在於司米爾加可夫是僕人、私生子、瘋女人所生﹖

特米脫里的個性的確有可能是不會殺的,關於書中提供這個想法是否充份,還可以再討論。他數度宣稱要殺死父親,還有在酒店中寫給卡嘉的信....關於信,律師有提供說法,但只有這個說法並不夠,還要看其他的線索。特米脫里本性良善(這個說法又武斷,有些像感恩之類的,是審判時才被證人說出),會放蕩,但不會直接故意害人。司米爾加可夫則從小就殺貓........

badsha網友言,其實和父親最像的是伊凡,書中司米爾加可夫也這麼說,並被證人引用。但是為什麼呢﹖伊凡還渴望在人前當個好人,因此常感到自己行為的卑劣,這點費道爾.伯夫洛維奇是沒有的,他察覺到自己的惡意與惡行,往往是變本加厲地去享受這個惡。但他們兩同樣是有邪惡的一部份,這不同於特米脫里的放蕩,而伊凡會想把自己的邪惡壓下去,在人前或在面對自己一人時。

伊凡為什麼決定動身﹖他自己不清楚,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由於對於那個環境的厭惡嗎﹖或者是由於對卡嘉的絕望﹖他愛卡嘉到底到何程度﹖後來為何要答應赴切爾馬士娜﹖為何又改變主意前往莫斯科﹖

大宗教審判官和曹西瑪長老的話,以及最後阿萊克謝意對小朋友所說的話,這些想法,在杜斯妥也夫斯基的心裡如何呢﹖大宗教審判官認為大部份的人都是愚蠢、不要自由只要溫飽的,因此現實中需要有一兩個聰明人。而這又和耶穌本尊的出現是矛盾的,為什麼﹖因為耶穌會使人重新思考信仰嗎﹖

mimiko網友也喜歡伊凡(當然也喜歡阿萊沙),會有很多人喜歡伊凡的,至少就我這個年代的人來說,因為大家都是凡人啊。不過,不知道新世代的人,例如一堆人會喜歡阿綠,那麼會不會有人喜歡特米脫里或格魯申卡,也許覺得他們比較解放慾望呢。看了第三次,覺得自己對伊凡更為同情了,很為他抱不平,因為他總是被司米爾加可夫佔上風,大概很少人喜歡後者吧﹖而對阿萊沙,我是到第二次看,才不排斥去喜歡他,因為本來就不喜歡這種被作者設定為完全典型的人,像流川楓,就很討厭。不過我倒是不會不喜歡風之谷的娜烏西卡,她和阿萊沙很像。在風之谷的開頭,婆婆講到傳說會有穿藍衣者(大家注意到了藍衣的由來嗎,就是為何後來娜烏西卡會穿藍衣),來拯救大家,而此人"完全純潔,一生中不曾為惡",這不就是阿萊沙嗎﹖

然而,如果白痴中可以找到比阿萊沙更阿萊沙的人,那麼我們也可以找到另外一個大宗教審判官:拉斯科納夫。(這個印象可能會出錯,因為我看罪與罰畢竟也是七、八年前的事了)。拉斯科納夫在上帝缺席的地方,要出來代行其職,他同樣認為唯有上帝的代理人出面,俄羅斯才能得到救贖。然而,他的實行能力只比伊凡強了一點點,他的確去殺了當鋪的剝削者,但卻沒能實行劫富濟貧的計劃(是由於害怕﹖或者他根本不這樣想﹖)。

如果這兩個人的相似性是真的,那麼我們就可以更清楚地知道杜斯妥也夫斯基的意見了。拉斯科納夫最後還是懺悔了自己的行為,並且在人世間就甘願地得到懲罰,也就是現世的救贖。伊凡可惜沒能等到這時候,他已經瘋了,甚至要死了。發瘋或要死的結局,想必會讓許多喜愛他的讀者扼腕吧,可能還有人把這本難讀小說的結尾反覆看來看去,看他到底會不會死。

但是阿萊莎本人也有和伊凡相似的地方,在大宗教審判官中,有一個漏洞——只有一句話,全書沒有第二個地方提到這一點,那就是阿萊沙其實也不相信上帝存在。當然,阿萊沙並非以完全正經而明確的態度講出這句話。但是這個裂縫可以讓我們看到:阿萊沙可能也是抱著"如果沒有上帝,就造出一個來"的想法,並且因此他可能會認為這個問題根本不重要,至少不必重要到嚴重困擾著伊凡的程度,重要的是信仰,非要為知而信,而是為信而知(或寫反了﹖唉!我從來沒搞清楚過)。於是這造就了阿萊沙圓融而有原則的生活態度,伊凡則徘徊在痛苦與自感卑劣的心境中。

這種卡拉馬助夫式的卑劣與誠摯的道德感或信仰並存的,在附魔者中也可以看到,(但是附魔者畢竟難讀到我能看完一遍就不錯了,以致於絲毫不能記得其中的名字),第一主角和第二主角身上同時存在著這兩種,不同的是,第一主角最後向著誠摯前進,而第二主角則反其道而行、陷入自身的陰謀之中,而這兩者的發展又和杜斯妥也夫斯基對當時俄國左翼革命者的不認同而牽扯起來。在附魔者中自殺的那位,恐怕又是"上帝的代理人"的另一典型,不同的是他不代理全人類的福祉,而只代理他自身的自由。

至於費道爾.伯依洛維奇,如果他誠實面對自己心底卑劣的惡意,其程度再加深的話,就可以在地下室中找到其相似者,即那個有病的人。但有病的人在整個後半段又有了不同的轉變﹖或者是心底每個人都具有的善心的發揮﹖於是才有:勇氣自在來到居室,名正言順做我妻子。哈,其實也有好幾年沒看這本,勇氣出現時是什麼情節我早忘記了,但是現在想來似乎很好笑。

至於特米脫里,就賭徒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