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凱西媽的書評
關於部落格
歐巴桑三八書評
  • 4830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春琴抄

  光看故事性的話,春琴的超塵絕俗和佐助的純粹愛情,只有神話裡才可能出現,但谷崎潤一郎用了類似「考據」的手法,以虛構的傳記為底本,佐以旁人的訪談內容,讓人覺得仿佛和作家促膝對談,不知不覺認為這是個真實事件(毛姆控OS:這手法正是毛叔最愛用的),震憾性也因此提升了好幾分。

  此書最有意思之處,在於許多事物都不言而喻。只花不到一天就讀完的過程中,最急於一探究竟的飢渴,是春琴的內心-到底她對佐助的感情是怎麼樣的?但讀完全書,就是找不到相關說明,只能把自己投射成女主角,去感同身受其中的滋味。試著找出蛛絲馬跡:

(p.21)牽手的時候佐助把左手舉到肩膀的高度,掌心向上,讓她的右手掌可以搭在上面,對春琴來說佐助這個人似乎只是一個手掌而已。

  我覺得這段話意味著,佐助是活在神祕世界中的春琴,與世俗連接的唯一橋樑。盲眼後的春琴,不僅與畫面世界永別,她的心也從此關上,因此不能用常識的角度去看待她的各種乖戾、古怪,佐助畢竟擁有一雙完好的眼睛,他理解世間的七情六欲,同時又是唯一獲准窺探春琴封閉世界的人,沒想到最後的結局不是藉由佐助的連結,讓真相得以大白,反而是他把自己也對外封閉,玩起兩人世界來,春琴心中的祕密一生未能敞開,讓讀者永遠搔不到癢處,但是,也創造餘韻不絕的效果。

  所有的箇中滋味,谷崎都以不加明說來處理,只好把書中所給的意象一一解讀,去拼湊可能的真相。最重要的意象,應該是黃鶯的啼囀和雲雀的放飛吧!否則不需要用這麼多的篇幅去描述它們。以文字舖寫而成的美妙聲音,是眼盲的春琴所能感知的外在動態,需仔細體察這微妙的宇宙,才能窺見她思惟之一斑,同理,三絃琴的曲調亦有異曲同工之妙,只是一為大自然的天籟,一是斧鑿的藝術境界。故事的結局,女僕澤照的回憶中提及,師徒倆一起聆聽雲雀的鳴囀,自然形成兩人的生命合而為一的畫面。

  而故事的高潮-佐助刺瞎自己的雙眼,亦是重要的意象,可以想到好幾種解讀:第一、自虐的最高級,琴拔落在身上的痛楚、日夜精神折磨的自尊摧殘,在血淋淋的自斷視覺行動之際,刺激感膨脹到頂點。第二、一種對現實的逃避,說佐助想要把春琴完美的形象永遠地留存在腦海裡,只是一種絕美的說法,雖然一直是高不可攀的女皇,實際上有許多細節描繪出她最深層的心理是自卑而氣餒的,佐助深深瞭解,卻一直刻意隱藏憐憫與同情,當自己也成為盲人,對這些迴避著的事物便能真正地視而不見了。第三、不可思議的勇氣,春琴和佐助的愛情,在現實世界是無法實現的,主僕分際即是不可跨越的鴻溝之象徵,極端的決斷創造了神話,他們進入主觀的世界,春琴失去美貌,本應褪去原有的桀驁不馴;佐助失去原先完整的春琴(所謂完整,包括了她的傲慢與殘酷),唯有把觀念裡的形象凝滯在腦中。平凡人提不起這樣的斷腕決心,愛情神話終將是永恆的不可思議。

  太好奇春琴的內心,而一直把自己投射成女主角去探索答案,直到賞梅宴的情節吸引住我,宴會中有人扮小丑作出疏影斜橫的梅樹姿態,眾人因而鬨笑的場景,鮮明地反映出日本社會的特有現象,美女在以男人為主的社交場合裡,扮演供人賞玩的物品,即使春琴貴為檢校,其社會地位仍無法使她倖免於被物化。在這裡,細心地導引師傅撫摸梅樹的佐助,便顯得迥異特出。我突然想到,也許不是所有人在閱讀時都以春琴為投射對象吧!佐助似乎才是作者設定的主角?

  書中尚有許多開放的思考空間,比如佐助為何在瞎眼之後,對三味線的琴音更能吟味,並且對春琴皮膚的細膩光滑和四肢的柔軟更能體會?是否意謂視覺的失去,聽覺更加敏銳,並且觸覺的細緻感受使得他對肉慾更加耽溺(盲人的世界果真難以理解)?又如佐助原有的視覺是春琴與世俗之間的橋樑,那麼他自毁雙眼之後,就斷絕了一切社會關係-為何至高的愛情必須有這個儀式?這可是和世俗的愛情完全反其道而行的。書後另外還有一個留待讀者思考的問題,春琴的死亡起始於師徒共聆鳥鳴時,飛出鳥籠的雲雀在空中遨翔,鳴囀的音韻又高又遠,等待了許久,最後卻沒有飛回來,此後她便抑鬱不樂,終至病逝。這似乎又是一個愛情的抽象性質,但指的是什麼呢?

  非常有趣的一本小說!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