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凱西媽的書評
關於部落格
歐巴桑三八書評
  • 48555

    累積人氣

  • 2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咆哮山莊

愛情小說?
  這是我看完後的第一個疑問,為什麼有許多的書目簡介都這樣歸類它?我不認為這是愛情小說,雖然希斯克利夫和凱瑟琳恩蕭之間的刻骨銘心,為人間絕無僅有,但再怎麼看它也是另有主題的,絕不只是單純的羅曼史,理由有三:

  1. 希斯克利夫與凱瑟琳之間的感情超越愛情,除了男女間的吸引,還包括相互依賴、矛盾與糾纏等等說不清的靈魂關係。
  2. 階級的仇恨、私有制社會下隱含的強大能量,是一個相當明顯的主題,凱瑟琳這句話:「在這個世界上,我的最大的悲痛就是希斯克利夫的悲痛....」,我認為很大成份指的是階級不平等所帶來的痛苦。
  3. 看這本書很容易聯想到基度山恩仇記,因為復仇均為故事的主軸,但兩者的格局大不相同,一為充滿華麗冒險的浪漫傳奇,一則為挖掘人性黑暗面的心理學精華,其對於人性極端的探討,比重遠勝過愛情的謳歌。
凱瑟琳錯了嗎?
  隨後思索的是這問題,想得越深,越會感到深沈悲劇的慟。凱瑟琳雖狂戀希斯克利夫,卻接受埃德加的求婚,她自己都不知道這是不是一個正確的決定,因此向耐莉告白,在這段告白中,透露了凱瑟琳嫁給埃德加,除了不想自己因結婚而地位降低,還異想天開希望埃德加能幫助希斯克利夫,很可惜即使寬厚仁慈如埃德加,面對不同階級的這位先生,儘管凱瑟琳表現出那樣強烈喜悅來歡迎的「貴客」,也只是有意請他到廚房見面,門第階級的觀念牢不可破,真愛也不能改變之。在一次嚴重的爭吵中,凱瑟琳發現這個事實,了解到錯誤已無法彌補,因此絕食求死-雖然看起來很像是在和埃德加賭氣,這是一種絕望的愛和痛苦。
  關於凱瑟琳的內心世界,艾蜜莉‧勃朗特巧妙地用咆哮山莊和畫眉田莊的意象作對比。在這遠離塵囂、遺世孤寂的荒原裡,前者高踞於貧瘠荒丘之上,日夜經受著風暴的侵襲。典型風景是「過度傾斜的矮小樅樹」、「瘦削的荊棘」、「土地由於結了一層黑冰而凍得堅硬」、「窄小的窗子深深地嵌在牆裡,牆角有大塊的凸出的石頭防護著」,在這裡生活著性格粗獷、暴躁的恩蕭一家人;山下樹木蔥蘢的峽谷裡,則是畫眉田莊的林頓一家,「一個漂亮輝煌的地方,舖著猩紅色的地毯,桌椅也都有紅色的套子,純白的天花板鑲著金邊,一大堆玻璃墜子用銀鏈子從天花板中間垂吊下來」。由於山莊是凱瑟琳度過童年的地方,因此那原始、未受俗世沾染的曠野便代表她內心深處最真實的自我,而十二歲那年偶然住進田莊,數週後回到山莊的她,穿著華服、舉止雍容地騎著小馬,已是受過物質文明洗禮的另一個她,嫁給埃德加的決定,也意謂揮別童年純真不受塵世浸蝕的自我,進入上流社會。
  死前她一直要耐莉打開窗,希望狂風能帶她回到山莊,所以她是徹徹底底地後悔當初的決定,但是若嫁給希斯克利夫,她的人生也一樣沒有希望,在窺見過物質世界的美好之後,不可能再隨著已沈淪至社會底層的愛人一起飛舞了,能怪凱瑟琳的陷溺嗎?恐怕這是不可避免的命運。


哈里頓為何哀慟?

  所有的人都恨希斯克利夫,這個可怕、充滿原始野性的復仇者,當他死時,沒有人感到惋惜,唯獨哈里頓淚流滿面-真令人不解!被希斯克利夫奪走社會地位,並被緊壓控制、硬是扭曲成粗俗低賤的哈里頓,擁有能寬容人的開闊胸襟,反而被呵護長大的小林頓卻成為自私邪惡的畸形兒,看到這裡,我突然同情起希斯克利夫了,我想他一定有不為人知良善的一面,但是是什麼呢?這促使我再度翻看本書,重新閱讀時才發現,說故事的人耐莉,是一個偏見很重的糟糕觀察者。
  她有許多觀點都是非常單一、甚至錯誤的,比如當她發現希斯克莉夫想藉伊莎貝拉取得畫眉田莊繼承權的意圖時,從此開始為埃德加觀察起這「惡獸」的動向,她的心開始不變更地總是依附在主人身邊,而不是在凱瑟琳那邊,因為為他仁慈、忠厚,而且可敬;而她-她也不能說正好相反。但是仿佛過於放任自己,因為此對她的為人缺少信心。耐莉對凱瑟琳的成見太重,以致有時忽略掉她正直的一面,更有甚之,最後她要絕食自盡,耐莉也以為只是虛張聲勢。諸如此類的偏見,仔細尋找,會發現不勝枚舉。
  那麼要怎麼理解希斯克里夫柔軟的一面呢?既然很難從耐莉的敘述中得到線索,只能問問艾蜜莉了。不過她在書裡一直沒有浮出水面,所以讀者完全沒辦法和她對談,這個謎,只能留待自己去思索,我想也許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善嫉、激情、充滿仇恨的希斯克利夫,只有在吹拂這陣強力窒息人的狂風,才被迫見到這個恐怖的自我。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