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蹤
凱西媽的書評
關於部落格
歐巴桑三八書評
  • 48457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2

    追蹤人氣

讀小說的總統 ──我也曾經迷戀「基督山恩仇記」

    最近看到最令我訝異的消息,莫過於陳水扁前總統在牢獄裡讀「基督山恩仇記」,而且據說讀到廢寢忘食的地步,連午餐都沒有吃。

     不知是誰送給他這本書,照理來說,牢裡應該不會鼓勵閱讀這樣的書籍。讀過「基督山恩仇記」的讀者一定都記得,被陷害的主人公愛德蒙·鄧帝斯被關入孤島死牢終生囚禁,暗無天日中挖穴道企圖逃亡,巧遇鄰房長著學得知識教育十八般武藝。九死一生逃出來之後,更取得基督山島上的巨大財富,方能夠為自己展開復仇大計。

     送這書的人真的是學問很大,首先,主人公被陷害的理由與當時法國政局拿破崙下台有關,保皇黨與反對派人士之間的權力鬥爭,方給了仇家陷害主人公的機會。阿扁一開始看這書,一定心有戚戚焉。

     可是阿扁並非「基督山恩仇記」裡面單純的船員愛德蒙·鄧帝斯,今日今時也無從挖穴道逃亡。即便往後從牢裡出來,它的海外不管幾十億隱藏在「基督山島」的巨大財富,要挖掘好來作為復仇的工具,恐怕也難以著力。

     但這本書對陳水扁來說,無疑是最好的心靈資助。理由無他,看著書中主人公被陷害、靠著驚人的意志力與求生能力,終於能夠報仇成功,給陳水扁最大的心靈鼓舞,恐怕較任何專業的心理諮詢都更有效。

     作為「基督山恩仇記」的忠實粉絲,我便想為這本書說幾句話。因為如果問我什麼書影響我的小說創作,我會得坦白說,「基督山恩仇記」無疑是十分重要的一本。

     十三歲那年,從學校的圖書館裡發現到本書,當時是厚厚的四大冊全譯本,真正是廢寢忘食連夜不睡的看到第二冊完,哪知道要回圖書館去借第三冊(校方規定一次不能借那麼多冊),已被人捷足先登,我等了足足三、四個星期才借到第三冊。那種等待的焦慮,到現在都還歷歷如繪。

     我也從中深刻的感受到,小說情節可以有的吸引力。想繼續知道接下來發生什麼事、結果如何的誘因,真正像是要打開潘朵拉的盒子,不知結局如何,絕不罷手。

     然而我當時從「基督山恩仇記」裡看到的,絕對不只是一個復仇的故事。沒錯,復仇支撐了整個小說,開展了奇情、高潮迭起、變化多端的情節。但這部小說最吸引我的地方,是對一個將來未知世界的無盡可能:

     可以從煉獄裡絕望的不識字死囚,到迷人的臉色蒼白一無血色尊貴、神秘的「基督山伯爵」。而他的仇家,也可以從漁港的平民,在革命與變動的時代裡,擠身到巴黎的上流社會。

     可能當時我只是個十三歲的孩子,心中並沒有什麼仇恨,也無心要報復,使得我看到了整部小說中那樣濃冽的浪漫情懷,是的,我在這樣一部充滿復仇與殺戮的小說裡,看到了浪漫:那個還有海盜的寶藏,基督山島上的大量財寶;上流社會的各式各樣豪華派對;仇家還相亙比劍、為榮譽還要相亙決鬥至死方休……。

     我現在都還印象深刻,「基督山伯爵」送出手的禮物,是名駒上繫的兩顆大鑽石。而最後陪他共度餘生的那個絕對尊貴的公主,是為他的仇家陷害的大公的女兒,「基督山伯爵」替自己,也替情人報了血海深仇。

     從中,我讀到的是一場極盡想象力的華麗至極的冒險。

     而想像力、華麗璀璨、浪漫、冒險,至今一直是構成我小說中的重大元素。

     我不知道陳前總統目前是否也讀除了到我上面所講的這些,除了復仇與殺戮,「基督山恩仇記」事實上是在一個變動的時代裡,一個平民可以有的最大的機會,而這,是這部小說浪漫的真髓。

     陳前總統做為三級貧戶之子,經由努力曾登上權力的高峰,如今淪為階下囚,同樣的是一個變動的時代裡無盡的可能,不是嗎?

     在五十幾歲以前的人生裡,我相信陳前總統所閱讀的小說一定很少,甚至不曾閱讀過。是為法律科系的高材生,求學的時候,讀的一定都是「有用之書」,像小說這樣的書籍,不會是他所好。

     而我作為一個作家,從小讀的童話、到大量的小說,都絕非一般定義的「有用之書」。然後來到了一個時間點,一個曾權傾一時的前總統,與我,一個作家,因為一部共同喜歡的書「基督山恩仇記」,有了這樣的一段交會。

     開始讀小說的前總統,會不會也成為小說家筆下的人物呢?

     果真是人生和小說一樣的傳奇,一樣的令人不可置信,一樣的變化無常。想來真有些不勝欷歔!

     陳前總統如果以前也和我一樣好讀小說,說不定會對於權力與政治有更多的體悟。而一切會不會因而有所不同呢?

     老實說,誰又知道呢!

     而如果陳水扁前總統還要繼續閱讀小說,(我想他也許以後會有很多時間來作各式各樣的閱讀),我希望從「基督山恩仇記」裡,他還會有別的體會,然後,他會真正進入閱讀小說的境界。

     那麼,我們至少會有一個讀小說的總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